杳安

你说山会拉着你回家

我自己去死


小魏每天杀我一百次

真的炒鸡爱鲜橙派这几套look

集帅气美丽和可爱与一体

贺贺管一管这里有人靠美貌杀人了

他怎么这么可爱呜呜呜合作的工作人员也都超级喜欢他,氛围特别好,是天使来的叭,他爱世人,世人也爱他。

小朋友

【白魏】

*白大神×魏全能

*人设?白大神我瞎掰的

*脸吗,不就是用来打的吗

*用小朋友做题目纯粹是因为看了一个神仙剪辑

*我胡汉三终于回来了



01

白大神从白首富手里接过mg娱乐公司这个烂摊子时,心里憋屈的不行。

还不如去某站当个卖艺的游戏区up。而且还要每天面对白rap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看那张脸说着一些中二热血的rap,跟一群花花绿绿的练习生待在一起。

真糟心。

奈何白rap借着白首富的手狐假虎威说:“我可记得老头子说你今年再找不到女朋友就把手头的卡都停掉。”逼着白大神去练习室看看他的队友们。

说来也是他自己作,非跟白首富说自己找了个小明星想把着急抱孙子的老头糊弄过去。没想到老头精得很,说要是骗他就断了白大神的零花钱。


他还偏偏被白rap发现根本没有那个所谓的小明星。小辫子被人紧紧攥在手里,白大神恨得牙痒痒差点就写起了rap。


还去慰问队友,这小子哪有这么团结友爱,无非是想看我在一堆小毛孩前掉丑。

更糟心了。


最糟心的是白rap把他推进练习室后自己接了个电话就跑得无影无踪。


回荡在白大神耳畔的就只有白rap跟平常diss人完全不同的温柔声音对电话里的人说:“等我把我们老板的事处理完哈。”


您倒是给我处理处理呀?锅甩的到及时。



留给他在内心谴责白rap行为的时间并不多,练习室里只有一个花花绿绿的小毛孩,他跳舞跳得太投入,并没有发现咬牙切齿的白大神。


白大神突然觉得绿条纹还慢顺眼。公司给练习生的待遇确实算不上好,房间里甚至没有安空调,一台吊扇嗡嗡旋转,把湿热的气息裹挟这冲向他。


不好闻的其实。但若有若无的薄荷气息还是勾着白大神的呼吸。



他觉得自己撒的谎或许要成真的了。

小卷毛顶胯可真好看。




02

魏全能通过练习室的镜子看到门口的人,有一瞬间他以为那是换了身行头的白rap。

可不对,白rap才不会这么闲看他跳舞更不会这么傻乎乎的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是个有钱人。

看那个傻样连眼镜上都要戴个金链子,虽然还挺好看。

估计是从哪新招的练习生,看样子还是个容易发生狗血故事的替身角色,惨死了。魏全能算不上坏人但也不是什么老好人,别人的闲事他管不上。

他既然想看的话就看个够吧,能学到多少是多少。

在第三百次把一个动作做成顶胯后,魏全能决定休息一会儿,身上的汗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刚准备脱衣服把汗水挤进汗水桶里,又瞥到那个站在门口的复刻版白rap。

“兄弟,我需要脱下衣服,你……”他没有说完,暗示得够明显了,应该都会明白吧。

白大神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啊?”

脱衣服,他脱衣服干嘛?不好吧我们才刚见面虽说我挺喜欢他的可我是个正人君子但是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好我也没带什么工具但他坚持的话我也不会拒绝毕竟他的屁股看起来很有弹性。(喂)

看白大神半天没有反应,魏全能有点心疼这个复刻版了,你说被当做替身就算了,他还傻得一本正经。

哦,他不傻怎么会被人骗到这当个替身呢。于是他温柔的笑着示意那人出去然后一把把门踹上,还夹到了一片白大神破洞牛仔裤的布料。

呼,神清气爽。

不知道为什么魏全能总觉得白rap不太待见他。就字面意思,才进公司的他就收到了无数白rap亲切友好的白眼飞刀,还总说他的一头金毛看着十分碍眼,逼着他染回了黑色。

这都叫什么事啊,他不想与任何人交恶,包括那个甩这一头脏辫的rapper。他和他们不一样,魏全能付出这么多年的努力,即使明里暗里被人嘲笑他也从未放弃,即使被哄骗戴着那个滑稽的脸基尼即使他知道自己被当做一个棋子。

我不能让这个团重蹈覆辙。

烦躁的抓抓小卷毛,套上放在一边的外套,然后推开了门

……

“兄弟,你怎么还在这儿?”

白大神被门夹住裤子的时候还沉浸在自己不着边际的想像中。他的确还年轻,恋爱经验根本为零,虽说年龄和恋爱经历不是一定要成正比,可白大神自打娘胎以来就牵过一次姑娘的手。

幼儿园牵着手跳跳舞,白大神记了这么久。虽说是连小姑娘的脸都不记得了。




03

处男动心最为可怕,尤其是恋爱都没谈过的处男。白大神喉咙痒得厉害,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纯情。

“那个,你愿意被我包养吗?”说话的同时想仰头向对方展示奢华的大金链子表示自己有实力包养一方面又觉得害羞不自觉的挠脖子。

……

你害羞个毛线。魏全能推翻了此前的一切猜想 那一刻他明白了。

这个男人,分明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脑残。多好看一孩子啊,怎么就傻了呢你说。

白大神这边脖子都挠红了也没听到回应,再抬头时魏全能正歪着头是一副思考的样子。

“这样”声音在空气里转着圈钻进耳朵,魏全能声音低低的说

“我们组合有个叫白rap的,你喜欢水仙吗?他挺好的。”然后拍了拍白大神的肩膀,从旁边蹭了出去。

诶……不你等等的。

回宿舍的路上正好看到白rap风风火火从外头回来,嘴上还冲电话里说:“包养个鬼,魏有钱和我是恋爱!”

这年头人都怎么了,就不能好好自己拼搏吗。然后就接受到了今天的rap白眼。

我刚刚没有说出口吧,他怎么又白我。魏全能有点怀疑人生,我遇到的长这样的人怎么都奇奇怪怪,爱好包养。

进了门的白rap刚挂掉电话就接到了白大神的夺命连环call。

“嘛呀?”

“包养的第一步是什么?”

“……白大神你搁这跟我叭叭啥呢?我说了是正常恋爱!魏有钱没有包养我!我跟魏有钱!我们!谈恋爱呢!哪有金主被压的!”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你不是说不喜欢他吗?”

“嘟嘟嘟嘟”

白大神很郁闷,今天想要包养小明星却没有落实,唯一有趣的瓜还是他自己弟弟的,他还不能开小号叭叭。


不过那个传说中的魏有钱到底有什么魅力把那个小霸王拴在身边。


百度搜索  魏有钱

嗯,有钱啊,嗯卖香水的,嗯,长得跟小明星挺像。

……

!他有点难受,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弟弟呀,你平常看见魏全能心里憋屈不?”


“白大神,你给我滚。”

“等等,白大神你不会想包养他吧?你别毁了他,他很努力。”


“嗯,我会好好保护他的。”


“喂?听到我说话吗,我说你别包养他。”


“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你什么毛病!”






04

有种人就是自己不好过也不会让别人好过。

魏全能心情很糟,前几天那个说要包养他的人最近和他如影随形。

整车整车的大勋花堆在公司门口,一冰箱一冰箱的冰美式往宿舍搬,也不知道动用了什么力量还给他们弄了个独立练习室,对,还把桶上镶了小金边。

全能今天也要加油鸭!

——白大神

何美男哟哟哟说着“这是白大神是谁啊?看上我们全能哥哥了呀?”

撒微笑放下手中的冰美式对这何美男大吼“美男你要喜欢我也可以送!”

贾跳舞摇摇头说“不行不行,小全能,你要坚定,你心里都没有我了吗?”


白rap……

白rap的眉头夹着无数只苍蝇。

魏全能觉得有必要找那个人谈谈。

白大神来的很快,因为他就在公司。



“您速度挺快呀?”

“不不不,还好。”


……谦虚你妹。魏全能扯着裤子上的链子牵制自己想要打他一拳的手。


“这个公司就是我的,我平常就在顶楼办公。”



魏全能揪断了裤子的装饰。



“您觉得这样好玩吗?”


“什么?”


“您是以为我可以为了出道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卖了自己吗?还是觉得作为公司老板可以对员工为所欲为?您能不能换个人玩?我不年轻了,我不想再一次倒在追寻梦想的路上。”


“我不会离开但也请老板您考虑清楚。”


白大神整个蔫了,他觉得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送的每一束花都是自己刺向魏全能的利剑。他喜欢他,可惜用错了方法。或许一开始故事就不应该这样发展,他本可以慢慢追求他,得到他的笑容和温柔。


该,白rap说。



都跟你说了不能说包养。心气那么高的人能受得了这个刺激,要我说你要真喜欢他就踏踏实实追人去,别整这老些个花里胡哨的。



这魏有钱教我的。


别逼我把你的黑照做成PPT发给魏全能。还有心情跟我皮,你那小哥哥都要离家出走了。


看白大神真的望月惆怅,白rap也不贫了只说“加油吧,他们姓魏的就是嘴上狠心里软。”



踏踏实实追人小有成果,至少魏全能不绕着白大神走了。


白大神知道自己做得不对,心里虚得不行却还是硬着头皮往人身边蹭还戴个墨镜假装自己是酷盖,顺便掩饰自己装满星星的眼神。


终于有一天在偷偷往魏全能冰箱里放有机绿茶时被魏全能抓个正着。


白大神慌里慌张说“那什么,我就是路过。”



魏全能不说话,他刚从练习室回来,汗水还顺着脸往下滑,他也没管只是看着彻底变成油焖虾的白大神。


“路过……有点想你……就进来看看……上次看你挺喜欢喝这个的……就想给你装上……”



“我需要时间……”


“我觉得我暂时还不能适应对着一张和白rap一样的脸说喜欢。”


他用外套蒙住自己的脸。

“也没办法在觉得他可爱的时候亲亲他。”

FIN.

上帝偏爱白rap

            ——观秃秃《狐狸精》有感

都去看看这个叭。真好看鸭

如隔三秋

*【白魏】不要怀疑我

*不上升蒸煮

*都是我瞎编的。ooc

*我这次真的不沙雕了欧耶

*大概是没写出那种两个人抱着手机互相思念的感觉









魏大勋有很久没有见到白敬亭了,准确的说是一个月零七天都没有见过他。




白敬亭倒也不忙,他新戏杀青给自己放了个假,也不似以往一年逛几次微博,这几天三天两头的在社交网络上蹦跶。




偏生在魏大勋见不着摸不着的地方这人跟个可爱成精了一样。




说来也奇怪,你什么也见不着的时候想得紧,想着能知道点消息也是好的,见到一点那人的信息后,它就跟蚂蚁一样咬着你,一点点刺痛转瞬即逝,留下的是空荡荡的心思。




也不是没有聊过天,魏大勋天天跟白敬亭在微信上你一言我一语找着对方的槽点,也会在聊天的空档感慨这人怎么这么可爱,我怎么说什么他都懂。



可这样不够。




魏大勋觉得远远不够。他曾试图把白敬亭的小脑袋小脸从自己的脑海中移走,告诉自己做人不可以太贪心,魏大勋你给我振作一点。




却还是忍不住想要给白敬亭发消息。多是些没有营养的话。



诸如,我今天又看到上次那棵歪脖子树了。

小白你那边下雨了吗?

小白帮我挑个鞋吧!

小白我有个活动,借我件衣服。





幸运的是那头那个总会回复,不厌其烦,像个尽职尽责的乙方,回复有时会稍晚啊,但总能收到。




魏大勋忙得很,忙到只要闲下来的时间脑子里除了工作就是白敬亭。


一个是他的热忱一个是他的宝贝。



藏在心里的那种,宝贝。






02


白敬亭给自己放了个假,他早就想这么做了。跟魏大勋一个组拍戏的时候他净顾着跟人斗嘴battle,自拍偷拍。没发现时间过得老快,魏大勋杀青了。




他赶在所有人,包括魏大勋之前,发了条ins来庆祝。



说没发现其实是假的,他平时看魏大勋演戏时总会留心,甚至还能背出几段郝帅的台词,他算着还有几场这个每天和他互怼的人就要离开这个片场,他要多久还能再次见到那个小梨涡。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特殊的,他就想告诉所有人,我跟魏大勋关系比任何人都好。那条ins他有想过,他把微小细腻的心思温柔的放置在照片里。



他说:郝帅杀青。郝帅的戏份就此完结,魏大勋在他的人生里却必定是要走到最后的。




即使他会抱怨魏大勋吃鸡的技术真的不好,魏大勋总喜欢搂搂抱抱摸摸搜搜,魏大勋穿衣服从来不注重搭配,魏大勋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跟他说上半天。



他还是想要跟他一起打游戏,听他小白小白的叫着,听他说快来扶我一把。魏大勋是真的不说脏话,他知道那人自己原先受过气不愿意伤害人,所以对所有人都友善。



魏大勋叫他是总会带上些软糯的意味。他不知道魏大勋本人知不知道,他听到那声呼唤时,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柔和了,明明都是男孩子。



对呀,男孩子。



他点开对话框又退出,给自己叫了杯冰美式。



没有星巴克的是唯一的缺憾。



魏大勋上次给他发消息是三天前。他知道魏大勋忙着拍戏,上个月一起录节目时他能明显感觉到魏大勋很疲惫。



他攒了一天的力气等到魏大勋录节目,雀跃的心情看到魏面上的倦色时像水烧过了头,咕嘟咕嘟找不到解脱。



魏大勋这次的角色是个结巴的护士,他很适合蓝色,或许他什么颜色都适合,白敬亭没头没脑的想到魏大勋各种颜色的卡通卫衣,菠萝草莓柠檬大海。



蓝色的护士服穿在身上给人一种冷静的感觉,却也因为魏大勋脸上的笑容让冷色系有了温度。



白敬亭回过神来时,他已经盯着魏大勋看了很久,旁边的刘昊然眼神飘忽,两个人都挺失态的。



他收回视线,想旁人可不像魏大勋一样看不出他的眼神里藏着什么,海水压抑着的是灼热的火焰。



天知道那天白敬亭已经很久没见过魏大勋了,他控制不住地想要多看几眼,光明正大的。



他不怕被说挂相,也不在乎其他人的调笑,只是心底的事被发现时依然会不自在。



那之后他们一起录了几期节目,白敬亭知道自己状态很不对。



整个人处于亢奋中,按网友的话说像是喝了假酒。



还好,他对自己说。



如果让你跟你喜欢的人待在一起,做你们都喜欢的事,和你们都熟悉的老朋友,你的心情估计也会像醉了三天三夜。尤其是你们在这次会面之后会有很久不见,尤其是这种不见天日潜伏已久的暗恋。





03


消息还是发了出去。



白敬亭从来没觉得一个人会孤独,只是今晚看月亮时突然觉得很好看,想要找个人分享。



你看这个月亮他又大又圆

你看这个夜空他又黑又远

skrskr~


幼不幼稚,他自言自语,没舍得撤回。



魏大勋回了张自认为帅气在白敬亭看来傻乎乎的表情包,说:“想哥哥了就直说,不要搞这些乱七八糟的。”




魏大勋觉得他跟白敬亭挺心有灵犀的,他这边刚心痒痒准备给人发消息,白敬亭的消息就来了。有没有人告诉你没事不要唱rap,怪可爱的。



白敬亭被戳心事,不想违心反驳,只能转移话题,桌上的冰美式喝了个底朝天,他觉得并没有那么好喝,怎么这人天天喝。


魏大勋,冰美式好喝吗?


还好,我喜欢喝苦的,也喜欢冰的,这两样它都有。


魏大勋你借我的衣服该还了。



魏大勋在床上翻个身把压在身子底下的酷盖衣服盖在头上,他还想对穿几天,给白敬亭这件衣服也沾上自己沐浴露的味道。不情不愿的说。


等我回北京就还你。


月亮在西边挂着,城市没有夜晚,它显得有点多余,白敬亭出了神。


灯光太耀眼注意不到月亮,可你却忘不了他,在你不经意抬头时,看到他才会觉得安心。


这才叫夜晚,这才叫生活。




去他的什么都是男孩,我只知道我想他,我想亲亲他,他软乎乎叫我小白的时候我的心脏都熨帖了。



魏大勋,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白敬亭,我们在一起吧。


我的网速好像不太行,小白。


论battle你是赢不了我的。哥哥,乖。





觉得图片比视频清楚

眼前人是心上人。

请问我是什么颜色的?

请问我是什么颜色的?


【白魏】

*晚睡福利,激情短打

*我只怕我不写文搭嘎会以为我死了

*或许这次不沙雕了【喂,醒醒】

*我希望有人陪你走过,为你把彷徨写出情节



小魏有一个不算超能力的超能力,就是他闭上右眼是可以看到别人的颜色。



这个颜色呢通常是绕在对方的手腕,像一条安安静静的手链。小魏并不知道颜色究竟代表什么,他只知道那些可爱的人,连手腕的颜色都是可爱的。




小魏很珍惜这个小秘密,他只用超小的声音在白那个亭耳朵边讲过这个秘密。




“我只跟白白讲了哦”


白那个亭眨眨眼,只说:“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这是我们的宝藏。”



小魏还不知道白那个亭为什么说是宝藏,他当时只记得白那个亭泛红的耳尖,还有他的眼睛亮闪闪仿佛真的装了一大堆金币。




小魏小的时候啊圆滚滚的,肉乎乎的脸颊上晕着两团红色,嘴里总是要吃点什么,要不就是白白,白白,说个没完。




小魏妈妈往他碗里填了个丸子,笑着说:“小白怎么这么好呀?我们勋勋这么喜欢他?”




小魏急得丸子也不吃,扒着碗跟妈妈解释小白到底有多好,好的想让人一直黏着他。




“白白不会嫌我慢吞吞,白白会给我带糖果和小蛋糕,白白说我一点都不傻。”




“好好好,知道啦!这样的话勋勋也要做一个招人喜欢的男子汉,白白和更多的人才会喜欢你。”




小魏一口吞掉丸子,脸被撑得一鼓一鼓。

才不要别人喜欢,我只喜欢白白。




白那个亭是真的不觉得小魏圆滚滚不好看,他心里甚至觉得小魏走路时牵着他的手怕摔倒的样子特可爱,就像森林里摇摇晃晃的小熊。



它有柔软的毛发和粉嘟嘟的肉垫子,小魏有柔软蓬松的头发和粉嘟嘟的小手。



他牵着粉嘟嘟的小手,又揉了一把软软的头发。小魏吃着棒棒糖,冲他笑没了眼。



小魏说他能看见别人的颜色,白敬亭其实并不怎么惊奇。



他唯一在意的是小魏说可爱的人连颜色都是可爱的,那他在小魏眼里究竟是什么颜色呢?



小魏不说话了,他说:“我看不到白白的颜色。”




“我也看不到妈妈爸爸的颜色。”小魏愁的脸都皱成一团,他想,我也想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颜色。



白那个亭及时出手,揪住小魏试图塞进嘴里的小手。





“怎么吃糖还管不住嘴?”




把口水在小魏身上擦干净,指腹划过小魏被啃得参差不齐的指甲盖,白那个亭掏出口袋里的指甲剪。




小魏接过指甲剪,安静的磨起了指甲。




白那个亭暗暗思索。

“看不到他父母和我的颜色,这小魏不会把我归为亲人那边了吧,谁要跟他当兄弟呀!”



小魏其实心里苦,他不是看不到白敬亭是个什么颜色。


他只是心里有鬼。



时间就在一根根甜到发腻的棒棒糖和咔嚓咔嚓的指甲剪声中哗哗溜走。


小魏变成了一八三的会打篮球会唱歌,笑容迷人还暖心的大帅哥魏大勋,白那个亭一下子多了无数情敌。




单方面的。你们这群肤浅的人,酷盖白在心里默默写rapdiss他们。




值得庆幸的是魏大勋这个人对妹子们的招数一概免疫,那天真的碰上个什么他能够get到的点,他自己都能窜出去十几好米,脸红的跟个草莓棒棒糖,边跑边啊啊惨叫,然后被教导主任抓了典型,搁国旗台边接受高中生守则的洗礼。



大课间白敬亭架着失去灵魂的魏大勋去楼道透透气,他看魏大勋那个样子,啧,估计再不去救救他,这货就能蔫一整天。



“我说至于吗,不就被表个白,跟个猴一样,蹦两米高。”他知道魏大勋不是因为被表白而激动,这家伙准是害羞了。




“不不,不是,白白,我没有开心,我就是觉得怪难为情的,我也不喜欢她。”


他顿了顿补充道:“她的颜色我也不喜欢。”



这一下就戳到了白敬亭的痛点,天可怜见,他白敬亭苦守寒窑十八年都不知道他自己究竟是个什么颜色,也不知道魏大勋究竟喜不喜欢他这个颜色。



魏大勋你……怎么这么可爱?到嘴边的话拐个弯就成了这样,因为魏大勋看起来有点不太对。




“白白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是什么颜色吗?我告诉你吧,是我今天衣服的颜色。”




魏大勋语速极快,丝毫不给自己喘息的时间,白敬亭差点上手给人顺顺气。



然后脑子卡了一会才明白魏大勋说了个什么意思。顺气的手挥了半天最后在自己后脑勺安了家。



“魏大勋究竟喜欢什么颜色,这一天天每个定性?”

“白白,我每天穿的衣服就是我今天喜欢的颜色。”

“魏大勋你怎么回事,小女生都没你心思多。”




藏在脑子里的一段话在白敬亭眼前成了弹幕,滚动播放。




“因为我发现小白你的颜色是根据我而变的,所以我无法确定你究竟是什么颜色。”

所以也没办法确认自己究竟喜欢什么颜色。



白敬亭还有点蒙,他很聪明,这是公认的。但他此时却突然变成了一个爱哭鼻子的小傻瓜【bushi】,鼻尖有点发酸。




“魏大勋你是不是傻?”



楼道里的人很多,周遭声音也太喧嚣,有一只两只麻雀在树上叽叽喳喳,教导主任背着个手在操场准备抓个小情侣。



他们在那一瞬间看到的太多,看的最多的还是对方冒汗的鼻尖和亮晶晶的眼,装满了金币且熠熠生辉。


气的我火冒三丈真的。


周:

粉丝是什么

粉丝是爱他疼他了解他

是永远站在他的角度

怎么可以用他最在乎的东西来质疑

我只要想到他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会感到一点点伤心

我都想哭

那不是别的东西

那是他十多年的信仰

作为一个粉丝的身份对他说

你拼了这么多年,还不如当初呢

怎么能说出口

心真硬呐

我就是打这段字的时候

眼泪都在往外冒



说实话,整理衣服实在是太亲密的行为了。

拿我自己说,如果不是我特别喜欢的人,或者我想要亲密的人,我是不会帮他整理衣服。如果不是我特别喜欢的人我也不会让他帮我整理衣服。


都说人与人之间有亲密距离,靠那么近的话,会心动的吧。双方都是。


就是我帮你整理衣服你周身就只有我的气息,你眼前也只有我的样子,。


我心动,你也是。


今天郝帅脱单了没?

【白魏】

*孙弈秋×郝帅

*不要在意剧情和时间线

*ooc也许

*我狗血我错了

*祝橘子生日快乐!原谅我一文两用,我只是想表达我对你的崇敬(什么鬼XD) @苑不同

*这是哪个小可爱点的秋郝来着

01

郝帅一直不觉得去鬼屋解压是个好主意,他觉得那些要不黑乎乎要不白兮兮的鬼会带给更大的精神压力,比如做噩梦之类的。

天知道部门总管怎么想的,业绩上去了要通过去鬼屋的方式庆祝。怎么回事?业绩好就是见鬼了吗?

虽然他本人不认为怕黑怕鬼是个什么丢人的事,可这不代表他不在意帅哥在众人面前光辉伟大的形象倒塌。

一想到自己推脱不去那群小兔崽子们就会暗戳戳的笑他,他这心啊就跟放在油锅里炸了一遭一样,忒不是滋味。

他一咬牙心一横,去!谁还不是个猛男了?真当我帅哥的肌肉是画出来的吗?

耶稣基督真主安拉南海观音菩萨朝阳土地公公以及万能的沙雕网友们保佑我。郝帅补充道。

周天五是个好日子,可惜傻缺主管偏要在郝帅心头给周五打下一个巨大的阴影。

郝帅压了压头顶的小帽子,对于一个爱惜头发的人来说,帽子等于安全感。(我瞎编的)

主管向站在队伍后面的郝帅挥挥手,一张脸笑成了太阳花,显然他对自己的注意十分满意,甚至到了沾沾自喜的地步。

“郝郝啊,一会要照顾好女同志们啊,注意身后偷袭。”

队伍里传来同事们嘻嘻哈哈的笑声,郝帅按着帽子低下头闷声说了句“行,知道啦。”

郝帅扣着双肩包带,心里碎碎念,郝郝是什么烂七八糟的称呼啊,老大不小了卖什么萌。




02

众人只当他害羞,郝帅吧,人如其名。

帅,哪哪都帅。脸小又棱角分明,一米八三的身高,两米的腿长。

按现在小姑娘们的话讲就是浑身上下都是苏点,关键人脾气还好,不仅招女同事喜欢,男同事也都把他当个宝。

可这个宝吧,一直单身,什么动静也没有。愁坏了这一群奶奶妈妈。

关爱郝帅宝宝小分队大腿一拍,当即出了一个绝顶无敌的馊主意,没错,就是鬼屋计划。想着在鬼屋奇妙旅行后郝帅同志一定可以摆脱优质大龄单身男性的称号。

他们的计划天衣无缝到人神共愤于是老天爷给了郝帅一个怕黑的被动技能。

跟在队伍后头的郝帅心态处于奔溃的边缘,他不知道那些老畜生的秘密计划,他只知道这个鬼屋真黑啊,他摸出包里的小手电,想要看看周围。

事实证明开手电带来的冲击比黑暗更大。

在郝帅发出尖叫前,他被妹子们此起彼伏的尖叫震惊到扔掉了手电,一堆黑乎乎血次糊啦的东西向他们围来,一时间鬼叫声和尖叫声混在一起冲击着办公室一枝花的耳膜,这到底是谁吓谁啊?

他护着妹子们进另一个通道,把最后一个妹子推进门后,门被无情的狠狠一关。

尖叫声越来越远,鬼叫声如影随形。

郝帅:?!说好的团结友爱呢?这鬼屋有问题吧,门怎么还有锁?

他把双肩包放在胸前,决定正面敌人,可是双腿的颤抖和倚在门上将滑未滑的双肩都出卖了他。

他就说来鬼屋就是给自己找罪受吧!啊仰天长啸。

在电光火石之间,帅哥决定蹲下,给自己再找一点安全感。

一只僵尸蹲下来,冲着帅哥展现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笑容,他好像有点尴尬。

“哥们,没事吧?”忽略他血淋淋的脸僵尸的声音还算温柔,还有点轻微的紧张。

郝帅抬头看了一眼僵尸,没说话,又往门上靠了靠。

僵尸擦擦脸,一双干净的眼睛露了出来。“你别怕,我不咬你。而且你这么有绅士风度的人在鬼屋我是第一次见。”

郝帅知道这只僵尸在安慰他,僵尸的话断断续续,显然在组织语言,他的眼睛很漂亮,眼角带着笑意,如果没有那些褶子的话,也许更好看。

“秋秋,走了!”另一只僵尸跳过来,看着蹲在地上的郝帅,不知道为什么,郝帅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怜悯。

什么毛病?别以为你这么敬业我就不敢打你!帅哥心里恶狠狠,面上却波澜不惊。好吧,他暂时还起不来,蹲太久,腿有点麻,下次再说。

“嗯,知道啦。”那只好看的僵尸也一蹦一跳走了,郝帅蹲在原地陷入沉思,他为什么会觉得秋秋这个名字可爱,明明他还在嫌弃郝郝这个称呼。




03

鬼屋一日游之后,郝帅同志不出所料的摆脱了优质大龄单身青年的称号,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不怕鬼优质绅士大龄单身青年。

不是没有人喜欢他,是他自己对本公司的女孩子产生了短时间内无法愈合的心理阴影。帅哥心里苦,帅哥也是个怕黑怕鬼的人,帅哥的忧愁有谁懂。

还有就是他吧,忘不了那双眼睛。很干净,他能通过那双眼睛看到自己,就像僵尸先生在很深情的注视他。

他不相信什么一件钟情,可感情会慢慢发酵,如果你不停地想念,一直在意,小小的一点喜欢就会和面包进了烤箱一样,蓬松涨大,把人的胸膛填的满满当当都是那个人。

有人说,运动过后或者收到刺激后产生的心跳加快会让你误以为自己心动了,郝帅清楚记得,他的心猛烈跳动,在看到那双眼睛是却慢慢平静,那是两处潭水,沉稳清澈,像是他在寻找的安全感。

莫名的会喜欢上秋这个季节。


04

秋季公司又招了一批实习生,各个朝气蓬勃,想要大干一场。


郝帅在实习生大军里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人。那个实习生顶着一个蠢蠢的锅盖头,他承认有一点可爱。

可他还是想笑,于是他笑出了声。

实习生不知道这个公司前辈在笑什么,但还是回给他一个笑容,然后发现,这不是那个在鬼屋蹲墙角的哥们吗?


在鬼屋蹲墙角的哥们笑了一会觉得不太礼貌,扭过头忍住笑意拍拍巨型蘑菇的肩膀说了句:“加油,你会和你的发型一样棒!”

……这人什么毛病,孙弈秋往旁边侧了侧。

虽然说他对这个即使自己怕的要死还要保护妹子的人挺有好感,并且因为他丢了鬼屋的工作但被人这么笑他还是有一点不舒服的。

他是不是跟谁都这么亲密?孙弈秋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你好,我叫孙弈秋,以后请多关照。”他尽量让自己的嫌弃表现的不那么明显,双眼平视那个憋笑的所谓前辈。

然后就看见前辈以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盯着自己看。郝帅的脸肉眼可见的涨得通红,像是喝了一大口辣椒水。




05

如果上天给郝帅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一定不会对蘑菇头,呸,孙弈秋,说出那样的话。真的,超后悔。

嘲笑暗恋对象的发型不止一遍怎么办?在线等,特别急。

凉透了,别急,怎么着,还指望人是个霸总,说xx你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郝帅看着某乎上的回答,开始思考孙弈秋是个霸总的可能性。才怪。

他当时是怎么脑子一抽脸都不看就冲上去开玩笑的,对方估计把他当成轻浮的调戏实习生的公司老油条了。

一开始认不出来也不是什么特别坏的事,僵尸的妆画得可能都过不了公司的面部识别,郝帅是看清了那双眼和眼角的泪痣才发现,妈的这不是那个什么秋秋吗。

可坏就坏在郝帅吧对人有非分之想。

帅哥心里苦,帅哥非要说。

要解释这个行为的话,或许只有天生的吸引了了吧,他郝帅,公司一枝花平时哪有主动搭讪的,可一看到那个傻乎乎的蘑菇头他就忍不住想上手,这怪他吗?只能怪孙弈秋勾引他。

脑子里杂七杂八想了一大堆,郝帅终于放弃了抵抗,他想,完了。

自己肯定被鞥死在了起跑线上。

孙弈秋处于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状态,他居然觉得郝帅那个老油条不好意思的样子很可爱,是得了什么绝症吗?眼癌还有的治吗?

他扪心自问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觉得哪个生物可爱过,除了刚才那个嘲笑他发型的坏怂。

组长吴恪之走过来,交代了他几句注意事项就走了,孙弈秋关掉手机,把郝帅的脸从脑子里拔出去。

那边吴恪之边走边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吓到他了,毕竟他真的不明白孙弈秋为什么会搜索    公司的前辈突然在我面前脸红了是什么意思?


现在的年轻人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06

孙弈秋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实习生,当然是在排除他不止一次走进消费品组的办公室的前提下。

孙弈秋心里苦,他在这里实习了快两个月,见到郝帅的次数屈指可数,他并没有很想见他,秋秋只是觉得他才是被笑话的那一个,郝帅凭什么躲着他?

他纯粹是想去看看郝帅究竟是被什么缠上了可以一整天黏在座位上所以才不小心去了那么一二三四五六次而已。

他耷拉着已经顺眼很多的锅盖头,心甘情愿的听组长说他小年轻不好好工作一天天就想些情情爱爱。还有桌子上不要天天放些小零食!

嗯对是。零食不知道谁给的!……情情爱爱?

不是喜欢上消费品组的妹子了?那你天天往人家那钻干什么?别给我打马虎眼。

孙弈秋心里更苦了,看着吴组长离去的背影,秋秋同学头一次产生了想要逃的冲动。他当时不过是看那个小哥长得好看就多了句嘴,然后留了心,这一留心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早知道当时就不应该盯着他看!

郝帅是个小妖精。伸手掏出被洗劫后所剩无几的薯片,他在心里默默补充。

他这边正在心里给郝帅安罪名,就看见郝帅跟在吴恪之的后面进了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冷冰冰,孙弈秋的心惨兮兮。

他丝毫不怀疑吴恪之的人品,他就是实在看不透郝帅这个人,分明一个挺活泼大方的小伙,怎么在别人面前笑得跟花一样,到自己这就红着个脸躲来躲去的。


郝帅进去的并不久,孙弈秋也只是用薯片盒子装满了废纸屑而已。

门打开的时候,他收回自己捣鼓盒子的手,安静的扭过身子做一朵最靓的蘑菇,其实手里还攥着一大把纸屑没有塞进去。

可眼下的状况不太适合继续下去。

郝帅出了办公室门就向他这个方向走过来了,路上打翻了同事大林子的文件夹和圆圆的零食盒子,脸越来越红,干脆自暴自弃小跑起来拉住孙弈秋就跑。

又是心跳加快的声音,孙弈秋在鬼屋工作没太久,有时会被同事吓到,心跳加速的感觉不是没有,但这次的感觉不一样。

另一个人的温度通过手掌传递给他,心跳过速还伴随着安心的意味。





07

杂物间的空气有些闷,郝帅慌不择路拽着孙弈秋就钻进了这个狭小的空间,两个人的呼吸仿佛都交织在一起。

孙弈秋往外挪了一点想给郝帅腾个位置,然后就被一把抓住又往前带了带。

得,这下离得更近了,他都能感受到郝帅的胸膛不断起伏,还挺软。

郝帅的眼睛是浅色的,里面清晰的映出了孙弈秋的样子,他看到自己,脸红不红看不出来,紧张确实是显而易见。

偏偏郝帅还揪着他的衣袖,扯都扯不动,虽然他也没用什么劲儿。

郝帅嘴巴酝酿了半天什么也说不出口,手却越拉越紧,把住了孙弈秋的胳膊。

孙弈秋心里炸开了一簇又一簇烟花,小人疯狂的叫着太可爱了太可爱了怎么这么可爱好想亲一口妈的什么可爱精。

他把郝帅前辈揽在怀里,因着两人一般高,他曲了个膝,把头搁在人肩膀上。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怎么这么容易害臊呢?”

“你送的零食很好吃,我喜欢。”

郝帅闷在他怀里,只回了一句:“你每次来我都有看到,我平时那么随意,只有你来的时候坐立不安。”

孙弈秋在他肩膀上晃了几下,蹭的郝帅鼻尖发痒。

声音从颈侧一路震到耳膜,在心脏聚集,哄的人暖洋洋。


他说:“尤其喜欢送零食的人。”

Fin.

郝帅:能不能改改你那六十年代的形容词,什么活泼大方,你怎么不严肃活泼呢?

孙弈秋:郝郝真可爱啊,这样的可爱是真实存在的嘛?

郝帅:我男朋友真可爱可惜他是个沙雕。